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法学园地 -> 法官论坛

伟大的时代不应有法官为法律殉身

  发布时间:2017-02-22 09:21:42
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壹

    2016颇有几件法治大事件。人人欠他一个会员的快播王欣定罪,雷洋案跌宕起伏的大反转,天津摆摊大妈持枪案,件件堪称撕裂朋友圈的大案。

    前者触犯了第一代互联网原住民的情怀,网络和民企的原罪与黑金不再被赦免;雷洋案恰逢中产阶级的危机感上行,最信任规则的群体人人自危;大妈持枪案将对不知法、信息不对称性的风险以最戏剧的方式放大,面向社会底层的达摩克里斯之剑,摇摇欲坠。

    怎么样,有没有让你当时也骂一句:

    这狗日的法律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贰

    天津大妈案赶在除夕前夜二审改判缓刑,大概是取意有罪没罪,回家过年。

    这个结局,事实上在判前法律界已近达成共识。你问为什么不能判无罪?很简单,因为这个案件,不是一个错案。

    我们不去评判在一个枪支严格管制的社会你要如何获得哪怕是气枪,不去评价将具有相当杀伤力的枪支流转入社会生活的抽象危险,这个案子,符合现有法律对枪支的定义;也符合我们对持枪的定义。

    更何况,这样举国关注的案件无罪,无疑在向全国的法律工作者和潜在的持枪者宣示,枪支的判定标准,是可以选择性的适用的。那么,谁来选择?

    你看,你以为的以人为本,转过身,名字叫做因人成事,叫做选择性司法,叫做人治。

    讲真,如果你承认地区发展的不平衡性和司法是门手艺活儿的事实,会得出一个结论,一个差标准好过没标准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叁

    但这确实是一条差标准。

    如果一条法律在法律人和非法律人之间造成理解的鸿沟,这就是法律的原罪。

    那么,我们要改。

    你问不是号称最好的头脑都在制定规则么?为什么不能有预见性呢,为什么不能先验性的提出呢,为什么要用一条条的生命,一桩桩的悲剧才能推动法律和制度的变革么?

    是的,不能。

    因为法律有个基本的特性,叫做滞后性。

    君不见,从没有人在敌对的两端,你我皆为法律臣仆,不是只有孙志刚的死推动废除了收容遣送制度,不是只有聂树斌、呼格吉勒图冤案真是确立疑罪从无的司法标尺,还有每年三位数的民警牺牲推动了暴力袭警加重入刑,还有一位位法官的鲜血献祭而出的《保护司法人员履职实施办法》。

    区别仅仅在于,后者我们甚至记不住他们的名字,他们不见诸于报端,他们的面孔被那些可能吼过你,可能没有耐心向你解释的人的嘴脸覆盖,于是你可能也默默的念过一句,该死,你可能也曾轻慢的说,活该。

    对了,他们是傅明生法官、马彩云法官、郑飞法官。

    警察的名字?同为法律人,我甚至也不记得,因为,太多了。

    念一遍他们的名字吧,因为他们死于歹徒的枪口,死于时代的刀尖,死于你我的冷漠、以讹传讹和不以为然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肆

    经常有人问我,你们有冤假错案么?

    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特别自信的告诉他,我手下,就判过错案。

    这是因为,你们理解的错案和法律理解的,不一样。

    客观世界发生的事叫做客观事实,而法律所追求的,叫做法律事实,需要通过证据呈现,拼凑。

    法律事实一路追求客观事实,但永远无法到达。

    要我说这才是司法的核心要义,来吧我们来用证据各自讲个故事,谁的故事最合理,谁的故事就是真的。

    你有泼天的委屈,你没证据,那法官就是瞎了眼。要知道,正义女神,她本来就蒙着眼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伍

    法律,到底是谁的法律?

    是政客手里的工具?是富豪手里的猎犬?是百姓头上的青天?

    都是,也都不是。

    要我说,法律是时代的产物,唯时代强力的塑造,推动,改变法律,不可逆转。

    你曾见过汉文帝之前尚有割鼻斩足的肉刑,你曾见南北朝士庶之别为法律固化歧视光荣,你向后看滚滚硝烟皆是落后,你向西看三权分立司法独立仿佛人间乐土,那你是否愿意低头看看脚下的土,看看你身边的人或事,你说哎呀这社会如此不公,这简直是最坏的年代!

    存在未必合理,但存在,必有原因。

    法律并不万能,法官不是阳光之下最近神的人,但它是平凡你我能够拥有最安全,最接近伟大的工具。

    法律追求正义,但她同样追求秩序、效率、公平。

    法律为时代驱役,掌握了时代的脉络,你也就是把握了法律的精髓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陆

    我爱法律么?我当然爱?

    我希望你爱法律么?我不希望。

    我甚至不希望你信仰法律,但我希望你如现在一般,怀着批判之心去审视今日之法律。唯你我发声,那个不那么好的标准,才会变得好起来。

    但,不要带着恶意好不好;因为强大法律背后那个小小的法律人,会受伤。

    不要把我们的不耐烦理解成收了黑钱,不要把自己的不幸解释为社会之恶,不要在别人罹难时,说他一定是活该。

    我有一腔热血,不吐不快;常怀满心赤诚,剖白诸君。

    酒一杯,歌一遍,陈我所愿:

    愿再无医生死于病人的刀下,愿再无法官逝于当事人的枪口,愿无人殉道于所钟,愿无生命为制度与时代买单。

责任编辑:dqp    

文章出处:稻香蛙声    


关闭窗口

您是第 5598883 位访客

民意沟通信箱:lbsf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18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-1